南京新街口曾经扎堆的“老字号”如今去哪了

专做高档西装的李顺昌洋服店,一提店名就让人流口水的鸡鸣汤包店,经销各地特产的长江南北货商店,以及凝聚几代南京人青春记忆的胜利、曙光、延安电影院这些曾经长期服务南京......

  专做高档西装的李顺昌洋服店,一提店名就让人流口水的鸡鸣汤包店,经销各地特产的长江南北货商店,以及凝聚几代南京人“青春记忆”的胜利、曙光、延安电影院……这些曾经长期服务南京人吃穿娱乐,并“占据”闹市区黄金位置的老字号,仅仅二三十年工夫,如今大多退隐都市、淡出市场了。在不久前公布的“南京老字号”中,这些企业多数没有上榜,有的上了榜,影响力也大不如前。

  作为传统商贸重镇和历史文化名城,南京曾拥有上千家老字号,如今“存活”下来且被评定为“南京老字号”的,不足1/10。是市场大潮淘汰,还是城市拆迁驱离,让老字号纷纷“淡出江湖”?近日,记者搜罗历史资料,寻访市民记忆,从街头巷尾寻找飘零的城市老字号,求解老字号重获新生的“商业密码”。

  南京“Z”字形中山大道建成后,从鼓楼到新街口,中山路、中山南路两旁老字号扎堆,现如今只剩下隐匿于高楼树荫中的福昌饭店和仅在德基广场“露个门脸”的胜利电影院门头。

  “上世纪80年代老城南人提到电影院最常说的一句话是‘曙光’在前面,‘胜利’在后面。”市民濮晨回忆,新街口—鼓楼地区历史上“老字号”林立,是老南京“买买买、吃吃吃”的地方,聚餐去老广东、大三元、马祥兴,买糕点去三星糕团店,办年货去长江南北货商店,买衣服鞋帽去李顺昌洋服店、鹤鸣鞋帽店,数都数不过来。可如今,这些老字号大多给拆掉了。

  若不是路人指点,记者一下没发现夹在两边大楼间的福昌饭店,店门口“江苏省文物保护单位——福昌饭店旧址”的铭牌,以及饭店内满墙挂的旧照片,流露出这座老饭店的“显赫背景”:解放前,这里曾是达官显贵宴请和议事的地方;“改革开放后,许多南京人的第一顿西餐、第一杯咖啡、第一次约会,是从‘福昌’开始的。”酒店服务员自豪地说。

  福昌饭店路对面,是气派现代的德基广场。这里原是李顺昌洋服店、胜利电影院、小红花儿童服装店、金谷女子服装商店等老字号的“地盘”,如今除了拆迁后的胜利电影院留下门头“嵌”在德基广场立面墙上,与卡地亚、蒂凡尼两大国际品牌“比邻而居”,其余的老字号,全没了。

  “让位”德基广场后,李顺昌洋服店搬迁到三山街地铁旁的熙南里街区,40平方米左右店铺里陈列着各色布料、西服衣样,工作桌上插着8根如头发丝细般的针,放着尺子、剪刀等。“他脖子细,领口一定要贴在颈上,不能空。”李顺昌洋服店第五代传承人、今年65岁的魏启荣在给一位“小年轻”量尺寸。魏启荣从20岁学徒开始,做西服已近45年,“门面肯定不比新街口,空间也小了,但毕竟落在老街区,专做定制西服,还是网罗住了一批固定客户。”

  除了福昌饭店,过去老南京喜欢吃的另一家老字号饭店,是鼓楼广场边的清真马祥兴菜馆,和曙光电影院、鸡鸣汤包店一道,过去是年轻人去鼓楼吃喝玩的地方,如今全被推掉建起了南京第一高楼“绿地广场”。2006年,马祥兴迁往云南北路落户,但是鸡鸣汤包店记者几经寻访,始终没有找到真正的“衣钵传人”。

  “企业生生世世,市场大浪淘沙,这是商业规律使然。”秦淮区商务局副局长雷明说,随着超市、卖场以及网购兴起,长江南北货商店、金陵南北货商店这类过去靠渠道立足的百货店,被市场淘汰是必然的;还有因数码照相机、手机的普及,艺风、百花这些老照相馆如果只是拍照,也难以生存。

  但许多老字号拥有老技艺、老品牌,却困于小作坊经营,没有抓住技术升级和品牌扩张机会被市场抛弃,殊为可惜。过去南京人去新街口必逛甜品店三星糕团店,既可堂食,又可外卖,“葡萄干萨其马”是其“拳头产品”,却由于体制不活,2011年改制后连续4年查出质量问题,目前仅存的3家连锁店均显示关闭。百花照相馆曾是秦淮区的老品牌,也因人才、技术、资金等跟不上,未能发展成如今的影楼。

  除了机制、技术原因,城市拆迁对“老字号”冲击尤其大。“老字号拆迁就像老树刨根,基本上是拆一批倒一批,很多老字号拆了就没有了。”魏启荣说,2004年新街口大拆迁对老字号损失巨大,上世纪80年代李顺昌洋服店在新街口有三层楼1200平方米营业面积,拆了后蜗居于商务楼中,直到2008年左右熙南里街区招商才搬过来。他们店是老牌子,搬了还能缓过来,一起拆掉的小红花儿童服装店、金谷女子服装店、鹤鸣鞋帽店,就再没有机会翻盘。

  “老字号餐饮的声誉与店面紧密相关,一旦搬迁,很难与之前相比。”南京师范大学陶鸿、赵媛等学者调研发现,1990年之前,南京餐饮“老字号”主要集中在新街口、夫子庙一带,城市改造后企业不得不迁出,有的被安排在缺少商业氛围的偏僻地段,有的几年内找不到合适的新址,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

  像南京古南都集团旗下有6家老字号餐饮,如今仅四川酒家仍处于原址,马祥兴、绿柳居、永和园、江苏酒家、老广东等都遭遇搬迁问题。永和园过去在夫子庙核心区,因科举博物馆建设搬至夫子庙北牌坊附近,江苏酒家最早在三山街,因市政建设搬到建宁路。“老字号易址新建,离开了居民‘熟悉的地方’,‘新瓶装旧酒’,老主顾不认,再聚人气很难。”古南都集团餐饮总公司总经理助理金灿说。

  因为是省文保建筑,老字号福昌饭店原址保护,虽然周遭高大建筑群使饭店环境风貌发生很大改变。但从新街口、鼓楼到三元巷,大多数老字号没有福昌饭店这么幸运,在城市拆迁的推土机下“树倒猢狲散了”。

  对此规划界专家认为,老字号拆迁后“消失”的不仅是老房子和老口味,还有城市的记忆和文化。“城市是不同年代的建筑和文化叠加在一起的‘作品’,尤其对商业区、闹市区来说,老字号、老建筑是城市历史的见证者,让城市更具沧桑感、‘可读性’,不应轻易拆掉。”

  痛定思痛,南京在后来的城市更新中逐步改变老字号“易址新建”做法。金灿介绍,地铁3号线号出站口原本是要建在绿柳居菜馆上,这家老字号餐饮面临搬迁,后经过协商,最终将4号口南移30米,保留绿柳居原址经营。2013年,新街口修缮2年、投资8000万元的大华大戏院修缮开放,古色古香的民国建筑和中央商场、商贸百货相映成趣,今年演出项目已排到年底。

  与此同时,在新街口、鼓楼等闹市区因城市改造“冲散”的老字号,又重新聚了起来,汇集到老门东、熙南里等历史街区来。2019年,因南京火车站升级改造拆迁的六华春时隔17年在熙南里开业。在六华春之前,熙南里已有小苏州、吴良材等多家老字号落户,但街区人气还没起来。而作为“夫子庙升级版”的历史街区老门东,延揽的老字号更多,总共吸纳了蓝老大糖粥藕店、蒋有记餐馆、瞻园面馆、韩复兴等22家老字号,约占街区签约企业总量的1/5。

  为打响老字号商业街品牌,老门东特地建了“老字号博物馆”,记者探访看到,一张标记着南京老字号地理位置的“长卷”,述说着每一家老字号的“前世今生”:老万宝银楼曾在堆金桥,始于1369年;金陵春餐饮曾位于夫子庙贡院东街,始于清末民初;冯福记眼镜曾位于明瓦廊陆家巷14号,始于1909年……马祥兴菜馆的菜谱、老广东餐馆的手帕、中央商场营业员的工牌,都在现场展示。南京秦淮区希望借助老门东的建筑形态和人气,把“走散”的老字号重新聚集起来,挖掘老字号历史文化,让老字号焕发新生。(丁茜茜 洪 叶 顾巍钟)

  江苏:金融服务活水不断激发外贸企业活力今年以来,面对境外疫情冲击和国际环境变化的新形势,全省金融行业充分发挥跨境金融服务优势,积极有序推动外贸外资企业复工复产、提升产能,在降低经…【详细】

  江苏五个跨境电商综试区实施方案获批今年5月,常州、连云港、淮安、盐城、宿迁成功获批第五批国家跨境电商综试区。近日,省政府正式批复同意了五市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的实施方案。…【详细】

  禁渔退捕后江苏三大湖区不少渔民转行鱼塘养殖和渔家乐洪泽湖区泗洪濉河半城镇洪安村渔船拆解点,春阳船厂工人正在现场进行船体切割。丁蔚文摄 太湖湖区苏州吴中区金庭镇震荣渔业村白塔湾渔船…【详细】

上一篇:马祥兴菜馆重新开张 下一篇:全国蔬菜市场供应充足葱姜等价格近期下降

水果沙拉

浙菜——蒜味包菜
火锅腊肉充气娃娃 四成白领吐槽年终奖要跳槽
美食推荐:清蒸桂鱼
熘肝尖的做法 熘肝尖怎么做好吃
去滞食谱推荐-山药排骨汤
传统而又普通:红烧豆腐